梦浅时见鹿

喜甜

《哼》
“噗哈哈哈…”陆婷还是忍不住笑了,伸出右手捂着嘴也终究没挡住,一听就是想收没收住的,还带着点得意的笑声。
“哼!”站在她对面的冯薪朵,通过一声浓重的鼻音表达了不满,可能因为声音带着奶气,倒也没那么强烈的感觉,她同时撤回了做出壁咚动作保护着她恋人的手。
陆婷是第一个进电梯的,没想到人多到把她挤到了角落里,冯薪朵本来就在跟她赌气来着,但还是用手把恋人跟别人隔开,好像圈出了一个小世界。这会儿手的主人生气了,小圈子也就没有了。结果就是这时候又上来了一个人,冯薪朵被挤的又离惹她生气的人更近了一点,嘴巴撅的更高了,又从鼻子里挤出了一声奶声奶气的“哼”。陆婷又笑了,这次是没有声音的,弯起了嘴角,眼睛也弯弯的笑起来,她想着“这个家伙还真是有点无厘头的傻可爱呢”,她还想到了“我此刻却只想亲吻你倔强的嘴”。
其实是因为刚刚在商场里,冯薪朵一个劲让陆婷陪她去试衣间试试那件酒红色吊带睡裙,陆婷知道这个无赖又在故意撩自己了,执意不去,“试衣服自己去就好了嘛,又不是外套脱了里面还有。”说着觉得自己好像暴露了想法,又收不回来了,生出了一丝丝的羞耻感。冯薪朵才不会放过这种调戏大哥的好机会,“里面还有什么?大哥你坏坏,人家只是想试衣服而已啦,走嘛,配朵朵去嘛~”软糯的声音配上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走嘛大哥~”,是的,她特别会在她面前摆出一副乖巧甜美无辜无害的样子,然后使出杀手锏--撒娇,百发百中,无一失利,这次也不例外。“好好好走走走你这种智商堪忧的大龄儿童确实需要有人看管。”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冯薪朵穿的号,快步走向试衣间,她才不想被看到微微泛红的脸。虽然她知道这是冯薪朵惯用的伎俩,却还是躲不过这招数,还有这自己挖的坑,每一次,都是。
刚刚进入狭窄的试衣间,陆婷就背过身不看她,她不想进来就是因为怕自己忍不住想做点什么。似乎有什么魔力吸引着,她对她总是爱不释手,这么形容对恋人的感觉貌似不妥,但是你也指望不上扛把子能说出更加贴切的四字成语了。
冯薪朵脱下外套,正要调戏一下她大哥的时候,“肯定是短发的那个攻啊,一看她的气场就知道了。”是从隔壁试衣间传来的。
“可是长发的那个穿的皮衣,看起来也…”是两个女生的声音。
“你没听到啊,长发那个撒娇诶,肯定是在下面的那个,我听的都有点酥了…”
“你酥什么?别的女生你有什么好酥的。”
“哎呀我这不是…”好像嘴巴被堵住了。
“别闹,隔壁可能有人呢!”嗔怪的句子出来之后说话声也小下来了,留下这边两个人各有所思。
陆婷一脸得意,虽然本来还有点不高兴被人这样议论,但是听到对自己的形容之后,那点小不爽顿时烟消云散了,她还凑到冯薪朵耳朵旁边说了一句“皮衣还是我的哦,有个小受二狗子太怕冷了。”
一直不想承认自己弱受属性的冯薪朵不开心了,又想不到话来堵陆婷,哼一声想转身就走不试衣服了。陆婷看到她这个样子更是心生爱意,刚刚心里那根痒痒的弦还是绷不住了,一把抓住她的手,让她整个人靠在墙上,嘴巴就凑了上去,还恶作剧的咬了咬恋人软软的嘴唇,脱掉外套的冯薪朵让她更方便撩拨,左手直接放到腰间轻轻拿捏起来,右手搁在墙壁和她的背之间。毕竟有点凉,虽然此刻她们俩没有一个人觉得,但是陆婷终究是个温柔的女朋友。
“嗯…”陆婷太了解冯薪朵了,不一会儿她就有点难耐,忍不住哼出了声。陆婷分开唇偏着头看她,她的脸粉粉的,嘴唇也红着,起伏的锁骨像是两只快要起飞的蝴蝶,陆婷看着看着又想继续了。
“哼!流氓!”半嗔不怪的几个字从那红红的嘴唇里发出来,真是一点力道也没有,拍在对方肩膀上的手也是一样。冯薪朵转身要离开,陆婷一脸的开心,也不去拉她,直接拿了她的号去付款了。
所以才发生了刚刚那一幕。电梯到了一楼,冯薪朵出去之后径直走到路边去打车,陆婷看着她这个气鼓鼓的样子,满心的温柔,跟在后面上了车。冯薪朵挪了挪屁股坐的离她远远的,陆婷把手上东西放下,凑近她耳朵说“好啦别生气啦 。”伸出手去圈住她的腰顺势拉向自己,冯薪朵也不拒绝,嘴巴含含糊糊说了句“也不是每次你都在上面啊…”听到这句话,陆婷更是笑得乐开了花,这家伙这么执拗呢还。
“是是是,我们朵朵一点也不受。”说着还作势去亲她,也不顾司机师傅怎么想了。
“哼”冯薪朵今天好像只会说这一个字,还是用鼻子说的。
“别不开心嘛,反正我们俩也不存在这些啊。今天晚上你在上面怎么样?”陆婷对冯薪朵的宠溺真的是没有边界的,想想平常都是冯薪朵软塌塌的躺在她身下,偶尔那两次在上面最后也还是娇羞地躺在她怀里。刚才那个人说的一点也没错。
冯薪朵这才整个人靠在她身上,“其实我不是介意这个诶,”她睁大了眼睛望着一脸“我就宠你”的陆婷,“我就是不爽听到别人那么议论,分什么攻啊受啊的,我们在一起开心就好了啊,为什么别人看到我们老是想分清这个。”陆婷听的很认真。
“而且我知道我装作生气了你就会来哄我,我就想故意这样…我好像…”
“好像什么?”陆婷揉揉她的头发。这时候她完全挂在陆婷身上了,手也围在了脖子上。
“我好像要被你宠坏了…怎么办啊!”她窝在陆婷的脖子里蹭啊蹭的。陆婷翻了个白眼,笑得嘴巴要咧到耳根去了,“傻狗,什么怎么办,宠坏了我再把你宠好呗。”
冯薪朵也笑了,呵气在陆婷的脖子上还有点痒,陆婷说着“让我来看看你耳朵宠坏了没有”然后凑上去亲一口,冯薪朵小小的颤了一下。
“还有眼睛”,然后冯薪朵闭上了眼睛,轻柔的温热覆上来。
“鼻子。”
“嘴巴。”
冯薪朵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反正她在陆婷身边就是没有骨头的,这时候更是被甜得酥得不行。
“都好好的呀,还没坏呢。”陆婷低下头看着她,她一个劲的笑,又娇羞地窝在陆婷怀里了。
“回去就宠坏你。”陆婷坏笑着说。
“嗯~你讨厌,明明刚刚才说的…”
“说的什么?”陆婷装听不懂。
“哼!”冯薪朵又词穷了。
【司机师傅早就词穷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