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浅时见鹿

喜甜

你就是选择#马鹿#

陆婷竟然赢了。

其实也不能说“竟然”的,因为这里面一点运气的成分都没有,毕竟冯薪朵出手的顺序就是“石头、剪刀、布”,三局两胜的话想输给她很容易,以前她宠着冯薪朵,总让她赢。可是今天,她不高兴,她想赢一次惩罚下她。

陆婷扬着头手背后走向沙发翘起二郎腿,语气里满满的颐指气使,“我要吃街口那家的包子,两个虾肉的一个豆腐的,然后徐记的豆浆,对街的牛肉饼也要一个,缺一个你就别回来了。”

冯薪朵很不服气“你一个人怎么吃这么多啊!你就是故意欺负我.....”然后硬生生把后半句吞了回去,毕竟是第一次去买早点,享受过那么多次陆婷贴心的照顾了,她也只是奇怪为什么陆婷今天不惯着她了。起床也没有给早安吻,没有给她挤好牙膏,还破天荒的让她去买早点。她一边思考着所有可能的原因一边拿钱包出门。

“豆浆现磨的不加糖哦!”陆婷的最后一句叮嘱硬是在冯薪朵走出房间关上门之前挤了出去,冯薪朵的“你不说我也知道”和百思不得其解都被隔在了门外。

陆婷想着二狗刚才充满疑问的脸就觉得自己幼稚了,“有什么好惩罚的。”她想。盯着桌子上堆着的玫瑰花和附带的告白卡片,她开始发呆,虽然也有很多人喜欢陆婷,但是大都因着高冷的气质望而却步了,前来告白的人少有。可是冯薪朵不一样,她昨天签收了花之后,会一个一个回复消息解释说自己有恋人了祝你找到更好的之类的话,她这么温柔,也难怪越来越多的人向她示爱。然后她看着旁边的一盒巧克力,想到冯薪朵还要把这种特殊的温柔方式送给它原本的主人,就又有点酸酸的醋意了。估计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的嘴巴也噘得很高,跟她女朋友撒娇时有得一拼。

“我回来啦!大哥快开门!”冯薪朵在门外提着袋子抱着盒子是没办法按门铃和掏钥匙的,智商140的她又百思不得其解了,“大哥有时候还买菜呢,还能自己开门,她是怎么做到的?”

打开门看着几个袋子乱挂在手上的冯薪朵,马上接过豆浆怕把她烫着了,心想“果然不能让她买早点。”但是嘴上却说着“你这个人真是奇怪买个早点怎么连门都不会开了,看来还得练。”冯薪朵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去洗手,“大哥你每次怎么做到的,那么多东西拿着,哪里有手可以开门!”

陆婷撇撇嘴回了句,“你智商高还不知道?”

冯薪朵走过来抱住她的胳膊,“大哥你今天怎么回事啊,老欺负我,我不是还给你买了小肉包嘛。”

陆婷走到餐桌旁准备吃包子,“哼,我哪敢欺负你啊。”

冯薪朵睁大了眼睛,“啊,怎么这么说。”

陆婷翻了个白眼,“你也可以不给我买小肉包呀,你可以给别人买啊,明明有那么多选择。”说完瞥了眼桌角的花。

冯薪朵恍然大悟,捂着肚子笑倒在沙发上。“哈哈哈哈,原来大哥你在吃醋哦哈哈哈。”

陆婷不说话,她就是不高兴,她不希望有人分享冯薪朵,她不想让别人也对她抱有喜欢的感情,她才是最爱冯薪朵的人,想着有人也喜欢着她,也想着她,她就有点不爽。她这个人,心理上的占有欲真是太强了。

包子一个也没吃,一口一口嘬着豆浆,直到吸管发出了“呼噜噜”的声音,她才意识到竟然已经喝完了。冯薪朵在陆婷身边坐下来,趴在桌子上,手捏起陆婷的衣角晃了晃,她抬起眼睛看着生闷气的陆婷,眉眼里都是笑意,问道:“大哥,你刚刚说什么?我有那么多选择?我能有什么选择啊。”我只喜欢你啊,她想。无奈又满足,真奇怪,这两种语气竟然能够同时表现得淋漓尽致。

“那么多人跟你告白,你明明有很多选择啊。”陆婷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她一直都那么骄傲,吃醋这种事情还真是,难为情啊。

冯薪朵听得满心欢喜,她没见过陆婷吃醋的样子,怎么吃起来一发不可收拾,还这么可爱。她伸出手,摘掉落在陆婷肩上的一根长发。你看,我的头发都只能落在你的身上。

冯薪朵直起身,直接跨坐在陆婷腿上。有点突然,陆婷下意识搂住她的腰紧了紧。“大哥你吃起醋来好可爱哦,我现在特别想简单粗暴地蹂躏你。”

“......冯薪朵你滚下去。”陆婷今天的白眼能翻出天际,虽然她的手还紧紧地环着她。

“好啦别生气啦。我是你女朋友诶,不高兴的应该是送花的那些人好不好,我这么美好可爱的女孩子,竟然已经心有所属了,我从头到脚都是你的,你在这儿生的哪门子的气。还这样欺负我,哭哭....”

陆婷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哦。

看着安安静静搂着她的陆婷,冯薪朵心里满满的温柔,忍不住煽个情,“其实我经常庆幸我能爱着这么可爱的你,可是我更庆幸能被这样的你爱着。”

陆婷很少见到冯薪朵的这一面,这样不闹腾的、认真的小恋人也很让她心动,她想亲她了。

冯薪朵看着她的眼睛,深情满溢,双手绕过去,圈住小醋包的脖子,“除了你,我别无选择。”

“你就是选择。”她又补了一句。

陆婷用右手勾过她的脖颈,亲了上去。

她打算把早上没亲的也补回来。

《哼》
“噗哈哈哈…”陆婷还是忍不住笑了,伸出右手捂着嘴也终究没挡住,一听就是想收没收住的,还带着点得意的笑声。
“哼!”站在她对面的冯薪朵,通过一声浓重的鼻音表达了不满,可能因为声音带着奶气,倒也没那么强烈的感觉,她同时撤回了做出壁咚动作保护着她恋人的手。
陆婷是第一个进电梯的,没想到人多到把她挤到了角落里,冯薪朵本来就在跟她赌气来着,但还是用手把恋人跟别人隔开,好像圈出了一个小世界。这会儿手的主人生气了,小圈子也就没有了。结果就是这时候又上来了一个人,冯薪朵被挤的又离惹她生气的人更近了一点,嘴巴撅的更高了,又从鼻子里挤出了一声奶声奶气的“哼”。陆婷又笑了,这次是没有声音的,弯起了嘴角,眼睛也弯弯的笑起来,她想着“这个家伙还真是有点无厘头的傻可爱呢”,她还想到了“我此刻却只想亲吻你倔强的嘴”。
其实是因为刚刚在商场里,冯薪朵一个劲让陆婷陪她去试衣间试试那件酒红色吊带睡裙,陆婷知道这个无赖又在故意撩自己了,执意不去,“试衣服自己去就好了嘛,又不是外套脱了里面还有。”说着觉得自己好像暴露了想法,又收不回来了,生出了一丝丝的羞耻感。冯薪朵才不会放过这种调戏大哥的好机会,“里面还有什么?大哥你坏坏,人家只是想试衣服而已啦,走嘛,配朵朵去嘛~”软糯的声音配上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走嘛大哥~”,是的,她特别会在她面前摆出一副乖巧甜美无辜无害的样子,然后使出杀手锏--撒娇,百发百中,无一失利,这次也不例外。“好好好走走走你这种智商堪忧的大龄儿童确实需要有人看管。”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冯薪朵穿的号,快步走向试衣间,她才不想被看到微微泛红的脸。虽然她知道这是冯薪朵惯用的伎俩,却还是躲不过这招数,还有这自己挖的坑,每一次,都是。
刚刚进入狭窄的试衣间,陆婷就背过身不看她,她不想进来就是因为怕自己忍不住想做点什么。似乎有什么魔力吸引着,她对她总是爱不释手,这么形容对恋人的感觉貌似不妥,但是你也指望不上扛把子能说出更加贴切的四字成语了。
冯薪朵脱下外套,正要调戏一下她大哥的时候,“肯定是短发的那个攻啊,一看她的气场就知道了。”是从隔壁试衣间传来的。
“可是长发的那个穿的皮衣,看起来也…”是两个女生的声音。
“你没听到啊,长发那个撒娇诶,肯定是在下面的那个,我听的都有点酥了…”
“你酥什么?别的女生你有什么好酥的。”
“哎呀我这不是…”好像嘴巴被堵住了。
“别闹,隔壁可能有人呢!”嗔怪的句子出来之后说话声也小下来了,留下这边两个人各有所思。
陆婷一脸得意,虽然本来还有点不高兴被人这样议论,但是听到对自己的形容之后,那点小不爽顿时烟消云散了,她还凑到冯薪朵耳朵旁边说了一句“皮衣还是我的哦,有个小受二狗子太怕冷了。”
一直不想承认自己弱受属性的冯薪朵不开心了,又想不到话来堵陆婷,哼一声想转身就走不试衣服了。陆婷看到她这个样子更是心生爱意,刚刚心里那根痒痒的弦还是绷不住了,一把抓住她的手,让她整个人靠在墙上,嘴巴就凑了上去,还恶作剧的咬了咬恋人软软的嘴唇,脱掉外套的冯薪朵让她更方便撩拨,左手直接放到腰间轻轻拿捏起来,右手搁在墙壁和她的背之间。毕竟有点凉,虽然此刻她们俩没有一个人觉得,但是陆婷终究是个温柔的女朋友。
“嗯…”陆婷太了解冯薪朵了,不一会儿她就有点难耐,忍不住哼出了声。陆婷分开唇偏着头看她,她的脸粉粉的,嘴唇也红着,起伏的锁骨像是两只快要起飞的蝴蝶,陆婷看着看着又想继续了。
“哼!流氓!”半嗔不怪的几个字从那红红的嘴唇里发出来,真是一点力道也没有,拍在对方肩膀上的手也是一样。冯薪朵转身要离开,陆婷一脸的开心,也不去拉她,直接拿了她的号去付款了。
所以才发生了刚刚那一幕。电梯到了一楼,冯薪朵出去之后径直走到路边去打车,陆婷看着她这个气鼓鼓的样子,满心的温柔,跟在后面上了车。冯薪朵挪了挪屁股坐的离她远远的,陆婷把手上东西放下,凑近她耳朵说“好啦别生气啦 。”伸出手去圈住她的腰顺势拉向自己,冯薪朵也不拒绝,嘴巴含含糊糊说了句“也不是每次你都在上面啊…”听到这句话,陆婷更是笑得乐开了花,这家伙这么执拗呢还。
“是是是,我们朵朵一点也不受。”说着还作势去亲她,也不顾司机师傅怎么想了。
“哼”冯薪朵今天好像只会说这一个字,还是用鼻子说的。
“别不开心嘛,反正我们俩也不存在这些啊。今天晚上你在上面怎么样?”陆婷对冯薪朵的宠溺真的是没有边界的,想想平常都是冯薪朵软塌塌的躺在她身下,偶尔那两次在上面最后也还是娇羞地躺在她怀里。刚才那个人说的一点也没错。
冯薪朵这才整个人靠在她身上,“其实我不是介意这个诶,”她睁大了眼睛望着一脸“我就宠你”的陆婷,“我就是不爽听到别人那么议论,分什么攻啊受啊的,我们在一起开心就好了啊,为什么别人看到我们老是想分清这个。”陆婷听的很认真。
“而且我知道我装作生气了你就会来哄我,我就想故意这样…我好像…”
“好像什么?”陆婷揉揉她的头发。这时候她完全挂在陆婷身上了,手也围在了脖子上。
“我好像要被你宠坏了…怎么办啊!”她窝在陆婷的脖子里蹭啊蹭的。陆婷翻了个白眼,笑得嘴巴要咧到耳根去了,“傻狗,什么怎么办,宠坏了我再把你宠好呗。”
冯薪朵也笑了,呵气在陆婷的脖子上还有点痒,陆婷说着“让我来看看你耳朵宠坏了没有”然后凑上去亲一口,冯薪朵小小的颤了一下。
“还有眼睛”,然后冯薪朵闭上了眼睛,轻柔的温热覆上来。
“鼻子。”
“嘴巴。”
冯薪朵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反正她在陆婷身边就是没有骨头的,这时候更是被甜得酥得不行。
“都好好的呀,还没坏呢。”陆婷低下头看着她,她一个劲的笑,又娇羞地窝在陆婷怀里了。
“回去就宠坏你。”陆婷坏笑着说。
“嗯~你讨厌,明明刚刚才说的…”
“说的什么?”陆婷装听不懂。
“哼!”冯薪朵又词穷了。
【司机师傅早就词穷了。

好久没有来过了   这是昨天下午  在操场呆了一个中午  太阳好极了  整个人都想要雀跃起来 


我觉得  你一点都不想我  所以真的很难过啊  虽然我知道除了我  你还有很多很多更重要的人和事去牵挂  可是还是难过啊  做什么都会跟你说 虽然无关紧要  我觉得有时候这种没能及时回复却还间隔收到有的没的的几句话是件让人开心的事  因为这是有人在挂念着你  可是当然了 也可能就是我爱多想  人和人不一样嘛  可能因为我喜欢你  所以就有点多了一点的想要被在乎被疼惜的心情吧  也是有些过分的哦  所以  我说我困了 其实是不想这种状态持续聊天  固执的没有道晚安  在这里说吧 晚安 


418这一天

嗯 明天就418了  我要考专四  啵儿去看演唱会  哪天去告白 

其实  真的很难过明天不能去看  因为想跟她一起看甄哥的第一场  关键是想见她  也想表明了我的心思  一想到她要去上海  我就担心

说来自己有些过分  因为怕她去找天秤女(其实不知道怎么称呼比较合适 但是叫名字太怪了  虽然我也是天秤)虽然去年答应了要推她一把的  她既然放弃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当时觉得可惜  怕留下遗憾以后后悔 但是她自己的感觉最真实  所以就说不勉强  但是现在就有点私心了 因为我喜欢她

我那次虽然是有点冲动   但是应该也是将明白了吧  不知道她怎么想  想知道她说的“我现在有点混乱”“我喝酒了 不能说”到底是什么

好啦  无论怎么样  她开心就好啦

虽然我说不要喜欢上一个人  但是这真的是没办法的事

明天加油   她也开心  她也成功


午后

今天一直在下雨  早上很早就醒了  然后又睡了过去  一直到中午你才醒来  真真是一头猪了  在家怎么就那么能睡呢  明明睡的也不晚 却睡了十二个小时  然后就一直跟你聊天 

为什么就相信我能过专四呢 •﹏•我真是完全没有把握的  可是为什么我说我晚上学习你却说不信→_→  我是真的会学习的!!

嗯  喜欢这样无边无际的闲聊 也喜欢你跟我说家里的事情  妹妹的生日

慵懒又惬意的假期第一天


早上好

昨晚困困的  等着你洗澡回来的我给你发了消息之后就睡了  刚刚醒来才看到原来你当时就回我了的→_→

你说到  寂寞如雪  这个词   我说我最近常用

你问我怎么没跟你说过  我当时就是一愣

对哦  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却偏偏没跟你说过

但是那是因为我每次等你消息的时候跟我旁边人说的我的感受•﹏•  所以并不想让你知道后得意

所以也并不打算现在告诉你 要当面说

还有那次难过哭过以后眼涩  所以突然说早睡让你吃惊  这都是不能跟你说的

反正当下不能说

刚刚去刷了特别关注(就刚刚输入法识别成特别关心→_→其实这才对嘛)  看到你的简介 海鸟跟鱼相爱

我没什么好多想的

早上好   睡不着所以来贴一篇日记

PS 我确实想当妹妹的姐夫  你同意就好了 实在不行 再给你做妹妹吧


九月底

世界这么大 大到我见不到你

世界这么小 小到我和你熟识

这是最近最头疼的问题 关于和你的距离

对话里我的关心挂念都因为空间原因减了好几分重量 因为觉得很无力 关心却不能实际做些什么 无论你是身体不适还是心里难受  都因为我不在身边 只有文字发给你 不知道那起到什么作用  但愿你被温暖到了

和你的关系莫名的好起来 莫名的暧昧起来 莫名的习惯起来 就这样下去吧  不管出于什么  很久没有感受到的温柔语气和宠溺的话语都让我安心和享受         哪怕片刻温存我也想停留不走

你说秋天来找我  本来就厌恶的夏天就显得更是多余了  九十月份是我最爱的季节

我的生日  你来找我  我们一起 吃吃喝喝

现在让你少喝的酒到时候要在我这儿喝回来的

等你 微醺


期待让人越来越沉溺  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