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浅时见鹿

喜甜

你就是选择#马鹿#

陆婷竟然赢了。

其实也不能说“竟然”的,因为这里面一点运气的成分都没有,毕竟冯薪朵出手的顺序就是“石头、剪刀、布”,三局两胜的话想输给她很容易,以前她宠着冯薪朵,总让她赢。可是今天,她不高兴,她想赢一次惩罚下她。

陆婷扬着头手背后走向沙发翘起二郎腿,语气里满满的颐指气使,“我要吃街口那家的包子,两个虾肉的一个豆腐的,然后徐记的豆浆,对街的牛肉饼也要一个,缺一个你就别回来了。”

冯薪朵很不服气“你一个人怎么吃这么多啊!你就是故意欺负我.....”然后硬生生把后半句吞了回去,毕竟是第一次去买早点,享受过那么多次陆婷贴心的照顾了,她也只是奇怪为什么陆婷今天不惯着她了。起床也没有给早安吻,没有给她挤好牙膏,还破天荒的让她去买早点。她一边思考着所有可能的原因一边拿钱包出门。

“豆浆现磨的不加糖哦!”陆婷的最后一句叮嘱硬是在冯薪朵走出房间关上门之前挤了出去,冯薪朵的“你不说我也知道”和百思不得其解都被隔在了门外。

陆婷想着二狗刚才充满疑问的脸就觉得自己幼稚了,“有什么好惩罚的。”她想。盯着桌子上堆着的玫瑰花和附带的告白卡片,她开始发呆,虽然也有很多人喜欢陆婷,但是大都因着高冷的气质望而却步了,前来告白的人少有。可是冯薪朵不一样,她昨天签收了花之后,会一个一个回复消息解释说自己有恋人了祝你找到更好的之类的话,她这么温柔,也难怪越来越多的人向她示爱。然后她看着旁边的一盒巧克力,想到冯薪朵还要把这种特殊的温柔方式送给它原本的主人,就又有点酸酸的醋意了。估计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的嘴巴也噘得很高,跟她女朋友撒娇时有得一拼。

“我回来啦!大哥快开门!”冯薪朵在门外提着袋子抱着盒子是没办法按门铃和掏钥匙的,智商140的她又百思不得其解了,“大哥有时候还买菜呢,还能自己开门,她是怎么做到的?”

打开门看着几个袋子乱挂在手上的冯薪朵,马上接过豆浆怕把她烫着了,心想“果然不能让她买早点。”但是嘴上却说着“你这个人真是奇怪买个早点怎么连门都不会开了,看来还得练。”冯薪朵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去洗手,“大哥你每次怎么做到的,那么多东西拿着,哪里有手可以开门!”

陆婷撇撇嘴回了句,“你智商高还不知道?”

冯薪朵走过来抱住她的胳膊,“大哥你今天怎么回事啊,老欺负我,我不是还给你买了小肉包嘛。”

陆婷走到餐桌旁准备吃包子,“哼,我哪敢欺负你啊。”

冯薪朵睁大了眼睛,“啊,怎么这么说。”

陆婷翻了个白眼,“你也可以不给我买小肉包呀,你可以给别人买啊,明明有那么多选择。”说完瞥了眼桌角的花。

冯薪朵恍然大悟,捂着肚子笑倒在沙发上。“哈哈哈哈,原来大哥你在吃醋哦哈哈哈。”

陆婷不说话,她就是不高兴,她不希望有人分享冯薪朵,她不想让别人也对她抱有喜欢的感情,她才是最爱冯薪朵的人,想着有人也喜欢着她,也想着她,她就有点不爽。她这个人,心理上的占有欲真是太强了。

包子一个也没吃,一口一口嘬着豆浆,直到吸管发出了“呼噜噜”的声音,她才意识到竟然已经喝完了。冯薪朵在陆婷身边坐下来,趴在桌子上,手捏起陆婷的衣角晃了晃,她抬起眼睛看着生闷气的陆婷,眉眼里都是笑意,问道:“大哥,你刚刚说什么?我有那么多选择?我能有什么选择啊。”我只喜欢你啊,她想。无奈又满足,真奇怪,这两种语气竟然能够同时表现得淋漓尽致。

“那么多人跟你告白,你明明有很多选择啊。”陆婷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她一直都那么骄傲,吃醋这种事情还真是,难为情啊。

冯薪朵听得满心欢喜,她没见过陆婷吃醋的样子,怎么吃起来一发不可收拾,还这么可爱。她伸出手,摘掉落在陆婷肩上的一根长发。你看,我的头发都只能落在你的身上。

冯薪朵直起身,直接跨坐在陆婷腿上。有点突然,陆婷下意识搂住她的腰紧了紧。“大哥你吃起醋来好可爱哦,我现在特别想简单粗暴地蹂躏你。”

“......冯薪朵你滚下去。”陆婷今天的白眼能翻出天际,虽然她的手还紧紧地环着她。

“好啦别生气啦。我是你女朋友诶,不高兴的应该是送花的那些人好不好,我这么美好可爱的女孩子,竟然已经心有所属了,我从头到脚都是你的,你在这儿生的哪门子的气。还这样欺负我,哭哭....”

陆婷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哦。

看着安安静静搂着她的陆婷,冯薪朵心里满满的温柔,忍不住煽个情,“其实我经常庆幸我能爱着这么可爱的你,可是我更庆幸能被这样的你爱着。”

陆婷很少见到冯薪朵的这一面,这样不闹腾的、认真的小恋人也很让她心动,她想亲她了。

冯薪朵看着她的眼睛,深情满溢,双手绕过去,圈住小醋包的脖子,“除了你,我别无选择。”

“你就是选择。”她又补了一句。

陆婷用右手勾过她的脖颈,亲了上去。

她打算把早上没亲的也补回来。

评论

热度(41)